林睿鵬
(中國文化大學社工學分班學生)

今年臺灣大學的錄取率雖然是達到96.92%,只是,在少子化的衝擊下,有七所私立大學正面臨招生不到五成的困境,弔詭的是,四所的技職院校透過教育部審查機制升格為大學,除此之外,為了減少大學數量,教育部有打算用「向下改制」的政策調回專科,並鼓勵成立五專部,加入高中職招生戰場,以應對少子化的趨勢;最後,在升學制度和高教留才攬才的議題上,「繁星計畫」和明年所要推行的「玉山計畫」政策,也被外界矚目和質疑。對此,針對上述的制度變革與策進作為,是否完善規劃和配套以真正解決高等教育所面臨的問題。

底下,高等教育所要面臨的五大議題及其相關分析如下:

(一)關於七所大學招生不到五成
當年廣設大學的錯誤政策,將隨著少子化問題而持續影響高等教育的政策和品質,大學供過於求的現況,也不會因為少數大學的合併政策而得以有所改變,反之,還是出現了38分就可以上大學的窘境,當進大學從窄門變為不設防的廣開,由買方市場轉為賣方市場問題時,我們所要面臨的問題,是否能針對這些招生不足的大專院校,透過輔導轉型或限期的改善機制,找出一個共存共好的願景,以重新找回到高等教育的價值。

(二)關於技職改名非升格
四技二專的技職院校,原本就是以培養國家基礎技術人才為導向,而今的技職專院校爭先恐後改名科技大學或大學,這是否在師資教學設備或學術研究的真正全面提升?還是還停留舊思維,讀「大學」高人一等的迷失?捨棄技術導向而大量走向學術化理論?其結果會不會造成大專院校在定位上的混淆,例如XX設計大學,究竟是「大學」?還是技職院校?是否應該整體通盤檢討教育體制與教育環境的整體性改善,回歸技職教育真正的核心本位,以思考如何技術轉型和創新。

(三)關於「向下改制」回專科設五專
當前各大專院校全面走向學術化的教育體系時,教育部開始警覺到臺灣技職人才面臨短缺不足的困境,該項大專院校過於學術化所造成的後果,只是培養一堆學非所用的學術理論人,無法符合業界所需要的實務技術專業人才,而大學改回專科學校,真的有助於技職教育的良善發展?這部分理當是要回歸技職教育的核心本位去思考,反觀,技職院校體制廣設五專部,以和高中職分食招生的大餅,這是否犯而會延伸更多的招生問題。

(四)關於繁星計畫真「繁星」
2010年高中職升讀大學體制下推出所謂的「繁星計畫」,此項制度的實質用意,乃是要幫助偏鄉的弱勢學子,縮短城鄉差距促進城鄉教育發展的機會,並打破名校的迷失,藉此取代傳統「學校推薦」(限於少數成績優異且性向明確者)的方式,如今,卻變相成為私校進入名校的另一個途徑,許多考不上第一志願的高中學子,會想方設法先進私校搶繁星的名額,藉此以較為優異的班級成績和學測級分進入名校就讀,變成一個本末倒置的一項政策,而真正處於弱勢偏鄉的孩子,能否受到有更多資源的幫助以進入大學就學?還是變成助長『強者恆強、弱者恆弱』的一套階層化升學制度。

(五)關於攬才、留才的「玉山計畫」
教育部預計明年(2018年)正式啟動留才攬才的「玉山計畫」,此項計畫有三點:

1.玉山學者(有學術貢獻卓越表現人才)。
2.高教深耕計畫彈性薪資。
3.教授學術研究加給提高10%。

政府重視人才的外流問題,這實乃是一項值得可喜的事,但是,此一政策能否普遍受益給國內外公私立院校優秀學者?還是,最後只照顧到少數頂尖學校?在跨部會共同審查機制下可否公平照顧剛投入研究場域的年輕學者?以及兼任教師體制下受教權可否完善配套?畢竟,計畫只能維持三年編列,三年後所面臨的困境又該如何?會不會淪為當年號稱五年五百億邁向頂尖計畫的失敗後塵?其實,如果我們用正向的觀點去探討,倘若臺灣的高教品質與水準已經達到國際所需要的條件,那麼,又何以去擔心人才外流的問題,如果外流人才能把臺灣的人文藝術、文化素養、學術和技術等傳播到世界各地,會不會因此而激起更多的啟發和想像?臺灣教育政策「共錯結構」的問題,是在於我們發現問題後所必須正視以對的結構性限制,特別是在面臨教育制度及相關政策的推行,可否有更宏觀的遠見,藉此認真看待教育的體制解構與變革魄力。

參考書目:
嚴長壽(2015)。<教育應該不一樣>。台北:天下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