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誼銘
(中國文化大學學士後社工師學分班學生)

 

根據報載,近日因為新冠狀病毒(covid-19)的疫情逐漸加重,各國的口罩供需量不斷上升,有部分的國家在政策的保護下,得以維持相對穩定的供需及市場價格,但是,也有部分國家依舊遵循著市場原則,由業者自行制定價格,導致口罩的價格不斷被抬升,而且是供不應求,然而,對於戴口罩的時機以及必要性,亞洲人與歐美人仍持有不同的意見,在網路上的衍生出了許多激烈的討論。鑑此,對於戴口罩的防疫效用、認知基模以及健康自主管理的重要性,就有進行綜合性討論的必要。

誠然,亞洲人對於疾病來襲時,仰賴口罩的原因不外乎是為了保護自己,同時也保護別人不受到病毒的侵害,以至於小如流鼻水、喉嚨發炎等上呼吸道的輕微症狀都會以口罩來做自我與他人的安全隔離,然則,不同於亞洲人,歐美人相信只要不是非常嚴重的疾病,都能夠靠自身的免疫力來治癒,即便是與感冒的人同處一室,只要抵抗力夠強,不使用口罩也不擔心會遭到病毒入侵。順此,將此認知基模套用到職場上來說的話,基於民族性,亞洲人對於職場的自我要求較高,對於工作鞠躬盡瘁,不論是大病小病,勞資雙方還是會以問題解決為導向,將「事」擺在優先於「人」的位置,其結果就是戴著口罩進工作場所完成當日任務;至於歐美人,在身體狀況不好的情況下,則會有共識以彈性的方式來完成工作,落實在家工作的真義。

上述稍微可以解釋東方與西方對於戴口罩認知基模以及自主健康管理的觀念差異,就此而言,問題的癥結點就在於,口罩在這次的新冠狀病毒抗疫作戰當中,究竟在東西方分別扮演什麼角色?又能夠各自為防疫達到什麼效用?

截至今日(2020.03.22),根據台灣疾病管制署的資料,亞洲以中國、伊朗為確診數最多的前兩名國家,歐美則是以義大利、西班牙為確診數最多的前兩名國家,雖然本次疫情發跡地在中國武漢,卻仍可以在東西方都可以發現大量確診的痕跡。冀此,針對亞洲人來說,戴口罩儼然已成為全民運動,不論是大街上、大眾運輸交通工具以及各景點中,大家看似都有做好被動的基本自為保護措施,然而,根據衛生福利部所公佈之正確配戴口罩之方法:
(1)檢查口罩有沒有破損;
(2)兩側鬆緊帶掛上耳朵,鼻樑片固定在鼻樑,口罩拉開到下巴;
(3)輕壓鼻樑片,讓口罩與鼻樑貼緊;
(4)檢查口罩和臉部內外上下是否有密合;
(5)同一副口罩應只限同一個人重複使用,且應每天更換。

除了需要商榷是否因為透氣性問題而未將口罩配戴在正確位置以及保持密合性外,以不正確的方式配戴口罩,更是以可能會將留置在口罩中的病菌增加與臉部的接觸,增加疾病的風險,此外,面對到口罩供應量有限的狀況下,是否也能夠落實每天更換口罩,讓戴口罩的行為能夠有最大的效益?相反地,對於歐美人來說,疫情之初尚未意識到嚴重的傳染性,依然視戴口罩為孤雁出群的偏頗行為,以原本的健康自主管理的認知來做作為防疫的策略,也似乎可能也是造成疫情在歐美大爆發的原因之一。

總之,在如同作戰的武漢肺炎疫情中,口罩並不是抗疫的萬靈丹,但也不必視為重症標籤化的印記媒介,從確實了解口罩用法,並落實洗手、消毒等防疫相關措施,進而延伸到擺脫「有戴有保庇」的實質自主健康管理,以讓國家有更高的公衛共識。